醫療與宣道的異象

作者:王榮德


馬太福音九章31∼38節:「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堭訄V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

十多年前,當我還是醫學系三年級時,有一次一位牧師講道,題目是「這世界上什麼職業最好?」那時我也正在想這個問題—到底人在天下一生當行何事為美?他說是政治家嗎?不是。是教育家嗎?也不是。是工程師嗎?也不是。到這堙A我就想,他大概是要講醫生吧?因為醫生打針或動手術,病人皮肉痛完了要付錢,還得向醫生道謝一番呢!天底下那有這般好的生意作!可是那牧師講完不是工程師後,接着馬上說也不是醫生。這一下我就楞住了,不知道這個牧師葫蘆堶n賣什麼膏藥。那麼到底在這世上作什麼職業最美呢?原來他的答案居然是作一個傳福音的人,救人靈魂,使人有豐富的人生。

當時我心中頗不以為然的。反正賣瓜者說瓜甜,當牧師的不說傳福音最好,那麼他早就改行了。直到我當實習醫師(Intern)時,上帝讓我親自遭遇到一個病人,祂才把我叫醒過來的。

曾有一個吃安眠藥自殺的男病人,二十多歲年紀,被他的親友送到急診處。剛好那時我值班,馬上和護士小姐一同合作放胃管幫病人洗胃,希望能把尚未吸收的部分安眠藥洗出,也幫他打上了點滴。由於病人多,我作完這些例行的急救術後,立即就去照顧別的病人了。但是因為這病人被送來時是意識不清的狀態,所以我也遠遠地注意他的動靜,心婼L算着如果他醒過來就有救了。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我發現病人在動,似乎要醒過來的樣子,於是我很高興就走過去他的床邊。這病人眼睛睜開,四周望一望,見到都是些穿白衣的人,呆了一呆,就一骨碌地坐了起來。我正要問他話跟他解釋,不料他看了看我白衣上綉的姓名,居然先講起話來,而且一邊哭一邊問:「醫生啊,你為什麼要救我呢?救我並沒有解決我的問題啊!我根本就是不希望活着的。」

他的那句「救我並沒有解決我的問題」到今天還深印在我腦海中。原來在這世界上,解決人肉體上的病痛問題,並沒有解決人生的根本問題。難道單單解決人的肚腹、經濟、失業、教育、婚姻或居住的問題,是否也就解決了根本的人生問題呢?剛才我們念的經文上指出,我們的主耶穌動了憐憫的心,因為祂看見這許多的人「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我不曉得我們醫務人員,是不是只看「病」而沒看到整個病人?是不是只看他的肉體,也沒注意到他的心靈?我們有沒有把上帝愛世人的福音傳給他們?我們有沒有介紹那一條獨一的道路、真理、生命?

所以,世界上到底那種工作最好呢?當然是使人有豐盛生命,解決人生罪的問題的福音介紹給人最好。想一想,上帝唯一的獨子我們的主耶穌的主要職業是什麼呢?就是傳福音!可見我們每個想跟隨主的人,不論是全職或帶職,總是要傳福音。

其次,我要指出一些數字,讓我們來看看今日在台灣的人是不是心靈上困苦流離。根據民國四十九年中央研究院劉枝萬教授發表在台灣文獻第十一卷第二期之調查報告:台灣全省寺廟總數計4220所。最近根據內政部在民國七十年年底的資料顯示,發現寺廟只包括道教與佛教已增至7245所,平均每五平方公里就有一家寺廟。真是到處寺廟,這還不包括很多在自家中設神像給人求神問卜的,由此可見我們同胞的心靈是在尋求上帝。

工業越發達,經濟越進步;物質生活是改善了;但是人心卻愈空虛,愈迷失,困苦流離。使徒行傳十七章保羅在雅典傳福音時,看到他們拜各樣鬼神,就曾說過上帝預先定準人的年限和疆界,為要叫他們尋求上帝。換句話說,當人發現自己在時間和空間上的限制和渺小時,就會尋求上帝。人平常或許很志氣高大而自傲,但是當他患病,或親友患病或去世時,就會體會到自己是生活在時空限制之下,而樂意尋求上帝。可是,醫務人員卻往往沒注意或顧到他們這方面的需要,而任他們隨便拜偶像鬼神,這是多麼可惜的事!甚至在台大醫院,病人也會偷偷地燒香亂拜;更有請法師到病房來的。可見病人和他的親友的內心常常是困苦流離需要福音的。

另外,很多人是心靈困苦流離而生病的。因為婆媳失和,因為倒會、工作緊張、婚姻問題等等導致怨嘆、愁煩等等心理不平衡而生病。所謂的「心身症」(Psychosomatic illness)早已不是新鮮的名詞。有個開業醫師私下告訴我,他自己非正式的統計,他的成年病人有三分之一到一半是這類的問題而導致頭痛、胃痛、全身各處痛或虛弱,晚上無法入眠等等症狀。未知我們基督徒醫務人員有沒有抓住機會,把根本解決的藥方告訴他們,或者我們也只是開開藥,讓他們長期吃呢?

有時我心堣]害怕,將來在天上主的審判台前,祂會不會怪我沒把握機會;或者我的病人用埋怨的眼神看我,向我問:為何我沒把最好的福分與他一同分享?一個人一生或許很少,甚至從來不會踏入禮拜堂一步,但是他一生至少在出生及將死時會接觸醫務人員,更不用說患病時的次數啦!所以,人患病時是極好的傳福音機會,也是比較有效而易接受福音的機會。

這樣看來,醫療傳道的工埸,正如主在馬太福音九章37、38節所談的:「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要求莊嫁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們莊稼。」羅馬書十章13至15節也說:「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我們有沒有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感謝讚美主的恩典!因為祂讓我們在當學生的時代,就有福氣應答上帝的呼召。

我們同班的如翁瑞亨大夫、蔡茂堂大夫都出來和其他醫學院、護專、藥專畢業的兄姐一同配搭作醫療傳道,我也在公共衛生方面服事主。在這塈琱]要再度勉勵兄姐們,尤其是醫護有關的兄姐和同學,也勉勵我們自己。再度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單單事奉主耶穌,不拜瑪門(財利),也不受萬國榮華的賄賂。只要凡事察驗上帝那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在主的真道上紮根,隨時準備把主的道傳很完備。此外,也要察驗病人心靈上的需要,對症下藥。

其次,我建議我們要有團隊(team work)精神,並且要和教會的弟兄姐妹配搭,一個病人或他的家屬聽了醫生講說耶穌基督是最好朋友,可能不大信。等到他去拿藥時,藥局工作人員也跟他說耶穌是永不改變的朋友,他可能半信半疑。等到連掛號的、掃地的、每個醫院的工作人員都跟他這麼說,他看到愛心的見證又聽到同樣的信息出自不同人的口中,他很可能就信了。在甯K基督教醫院奡N有很多這樣的見證。我們的主耶穌有一次醫治一個癱子,就是看見抬那癱子的四個人的信心。那四人為了求主醫治,把屋頂拆了一個洞,把癱子連褥子從屋頂縋下來,這是團隊合作傳福音的一個好榜樣。

親愛的弟兄姐妹,您有沒有考慮過加入像甯K基督教醫院這樣,所有員工都火熱服事主傳福音的團隊?或許您過去已在禱告上、金錢上與我們同工過;不知道主有沒有給您這樣的呼召,人也親自來長期或短期與我們同工?

其實,在各人的崗位上,只要好好地尋求,也會有好機會見證主的。如果您是在開業的話,我們的主今天給您一個挑戰,就是如何在自己的診所或藥房傳上帝的福音?可能是在診所候診室放幾本宇宙光、抉擇等福音雜誌。可能是多用點時間細聽每個病人心靈的聲音,而不只是聽心臟或肺臟的聲音。可能是和教會的牧長與兄姐配合,請他們固定時間來發單張,和病人談道;甚至請他們為您作家庭訪視,並把病人和他的家屬帶入教會。

如果您是在公立或私立醫院作服事病人的工作,也請您想一想,我該如何盡一份傳福音的本分?或許是找尋同心的其他同事,組成詩班、禱告會或團契來作病房福音。或許上班時間太忙,可能就必須利用下班時間。或許是把病人的福音需要傳遞給教會的牧長和兄姐,與他們一同組隊來關心病人,並把信主的病人和家屬帶入教會。

如果您是還在學的同學,我們一同感謝讚美主。因為祂奇妙的恩典使你我在年輕時就遇到這樣的挑戰。我到大六的時候都還未敢向病人傳福音,直到主藉着一個傳道人給我這個醫療傳道的挑戰,我才開始嚐試。作一個與醫療有關的學生,我該如何在我的崗位上作醫療與傳道?或許是在真道上在聖經上下功夫,或許是在生活上功課上見證,或許是在學生時即養成一面作醫療也一面傳福音的習慣;不是靠着我們自己,乃是靠着那加給我們力量的主!

如果您都不是上面這些種類的弟兄姐妹或牧長,我們也感謝主使您關心醫療傳道,請您也來加入這樣的服事。請您也想一想,我該如何來配搭同工?可能是把負擔傳遞給您教會中其他兄姐,可能是帶領醫務人員信主,也可能是在教會堬捰阬撠|福音隊,與從事醫務的兄姐一同配合作病人及家屬的福音工作,醫務人員通常工作十分忙碌而繁重,無法細講福音也難能作探訪,不知您是否有負擔來配合,同心協力把病人帶入教會。

最後,我再度把主給我們的挑戰講一次。既然作個傳福音的人是最上好的職業,既然人心渴慕神而且病人和家屬是極好的福音對象,不知我們有沒有向主說,是的,主啊!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
文章索引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