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廠為何應停建

作者:王榮德


身為一個環境職業醫學專科醫生,原先所關心的主要是工人健康之維護;然而親自參與了核四環境影響評估,才開始注意到核能發電關乎台灣全民以及後代子孫之生命、財產與健康,因此本於基督徒的良心,謹將所知報告人民及政府。

台灣是否應續蓋核四電廠,大家都需要根據事實資料來看誰的論點較有理。令人感到遺憾的是,台電所宣傳要蓋核四廠之理由似是而非,如仔細檢視均站不住腳。本文將從替代性能源、溫室效應、核電廠安全性、廢料處理,最後再論到其經濟性與社會成本,以供參考。
  1. 替代性能源
    台電之宣傳資料常說核電是唯一的選擇,太陽能電廠需很大土地,各種替代發電方式如何如何貴等等。其實核電絕對有替代方案,除了在適當地點推動開拓小型太陽能、風能、地熱能之使用以取代部分電力外,只要全面增加產電、輸配電和用電的效率,並使電業自由化,讓其他人也可以賣電,台灣根本就不會缺電了。

    以產電效率來說,傳統的火力發電廠,發電效率只有三分之一,亦即從燃燒石化燃料所得之能源抽取轉變成電力,只能使用到三分之一。如果改採用複循環,不必加蓋電廠、不必增加任何污染,就可增加30%∼40%以上的電力(註1)。所謂複循環就是把一次燃燒之能源發電兩次,以增加其發電效率。例如,有一種複循環式為燃燒產生氣體先推動一組氣渦輪運轉以發電,然後將這些氣體之廢熱再加以回收,用來加熱水產生蒸汽以推動另一組蒸汽渦輪,又發電一次。如此,一石兩鳥,既可提高產電量,又未增加任何污染,各種火力電廠均可作。這些複循環進步型火力發電廠之成本,大多比傳統型(目前台灣在運轉的)還便宜一些。傳統型天然氣發電建廠成本約每千瓦容量760美元,燃煤者為1,600美元。而複循環者天然氣發電每千瓦約400∼800美元,燃煤則為1,000∼1,700美元(註1,頁87,見表1)。台電雖然已有8個以上火力發電廠已採用複循環,但是尚有1,190萬千瓦的傳統火力發電廠也可以全面改裝或原地改建成複循環發電(見表2);從最舊最老的深澳火力電廠的機組開始,逐一汰換。如此在未增加任何污染下,就可增加約357∼476萬千瓦電力,超過核四電廠原預定的270萬千瓦。這類複循環高效率機組台電至少已有8部機組在運轉(通宵5部、南部3部),並非不可行。

    此外,台電喜歡蓋大型電廠,然後再用很長的管線來輸配電,其中至少浪費了6%以上的電力;另有學者估計,台灣輸配電所浪費的電力可達30%。為避免這種不必要的浪費,應該讓電業自由化,使人民可以在各個需要大量電力的工業區蓋小型高效率發電廠(如汽電共生電廠),如此,可節省輸配電的損失。

    再以用電效率來說,目前台灣有三分之二的用電是工業用電。根據經建會六年國建計畫的報告,1971年我國每生產一美元的產品,耗電量是日本的1.31倍,1988年則提高到日本的2.64倍,現在約是2倍。兩國都同樣在經濟發展,我們政府的工業政策卻是用環境污染的代價來補貼耗電的工業,像鋼鐵、水泥、石化、造紙等。這種擴張耗電工業政策如果不改變的話,再多的電廠也是不夠的。這點政府和民間都必須改進。未來應考慮收能源稅,就像抽空氣污染防治費,如此用電才不會無窮盡的膨脹。

    民生用電也一樣需要提高效率,特別是每個主張反核的人民,更應該率先實行。除了隨手關閉不用之電源外,需注意各種節省能源之消費措施。像購買家電用品時,應該注意選購省電的產品,而廠商也應努力開發此類產品。全面如此做,則省電冰箱比傳統式可節省80%∼90%的電力,商業用冷凍系統可省50%,電視可省75%,影印機可省90%,電腦可省95%,電燈至少可省80%∼90%(註2)。雖然這些產品剛開始可能貴一些,但做這樣的投資絕對值得。政府也應該全面倡導、鼓勵民眾購買這類產品才對。用電有效率並非要回歸原始人的生活,而是愛護生態環境,把電用在「刀口」上。根據U.P.Colombo及J. Goldemberg的估計,全面能源效率之推廣約可省下43%∼69%的能源,如此就可在不增加污染下多出電力來(註3)。

  2. 溫室效應之根本解決

    台電常說,蓋核電廠是為了解決溫室效應,這個看法其實是在誤導民眾。不錯,1992年6月3∼14日的地球高峰會議曾經簽訂氣候綱要公約,呼籲大家抑制溫室氣體的排放。但是,溫室氣體並非只有二氧化碳而已,還有氟氯碳烷、甲烷、氧化亞氮等等。台灣目前還在大量使用氟氯碳烷,而氟氯碳烷的溫室效應強度又是二氧化碳的3,500∼7,300倍。根據中興大學環工系莊秉潔教授之報告,1990年台灣地區氟氯碳烷總消費量為6,850公噸,換算為溫室效應,相當於二氧化碳39,365,000公噸,比當年全台灣所有石化燃料電廠所排放二氧化碳之總和34,850,310公噸還多。況且氟氯碳烷早有替代之物,早在1987年蒙特婁公約就被列為必須逐漸淘汰之物,所以應該先管制氟氯碳烷,而不是去蓋核電廠。更何況建核電廠鈾礦開採、提煉與濃縮等都必須使用能源,除役拆廠及掩埋其廢料尚須長期大量使用鋼及水泥,而製造鋼及水泥正是產生二氧化碳的主因呢!

    根據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之報告,以單位能量來計算核燃料循環,目前壓水式核電廠所排出的CO2當量,是水力、風力及潮汐發電等再生能源平均的3.7倍。如以高光度照明和隔熱材料的改善,來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則核電的CO2排放比提升能源效率大12倍。雖然目前核燃料之CO2排放比石化燃料(如煤及石油)少;但是隨著鈾礦品質的下降,核燃料循環的CO2排出也相對會更增加,理論上提煉低品質的鈾與處理核廢料所排出的CO2,與直接使用石化燃料排放的CO2最後終將相同。負責因應溫室效應的聯合國國際的政府間氣候變遷研究小組(IPCC),在1995年公佈的研究報告顯示:若欲藉核能發電取代火力發電來緩和氣候變化,則到下個世紀(2100年)全球必須增加10倍的核子反應爐〔核能裝置容量由當時的330GW(Gigawatt,十億瓦)增加到約3,300GW〕。到時候核廢料將累積到630萬公噸。經過再處理後,可產生5千萬至1億公斤的鈽。而只要10公斤的鈽就可以製造一顆足以摧毀一座城市的核子彈。因此,其對人類安全的威脅之大是無法想像的。很顯然的,以擴增核能發電廠來因應溫室效應問題,實無異於飲鴆止渴。

    近年來,風能及太陽能等的技術發展,已使其成本大幅降低三至五成。預期未來十年內可再降20%∼35%。因此,美、日及西歐等國家,均積極進行風力發電的開發利用。在美國,風力發電廠每年的發電量超過35億度;德國在1990至1995年間風力發電由1,130億度增加到17,000億度(足供德國四百七十多萬戶家庭一年的照明用);英國在1990至1994年間,每年幾乎成長150%。丹麥政府在1997年10月5日宣布,將在2005年之前,興建500座海上風力發電廠,並預計在2030年底時,風力發電的發電量將達總發電量的50%。就連核電廠非常發達的法國,也一樣是在努力開發再生能源。法國打算十年後使風力發電容量達到500兆瓦。

    台灣是個海島,每年約有半年以上的東北季風期,風力資源相當豐富。新竹湖口、關西台地的部分山區、中南部海濱及離島,都很適合風力發電。此外,目前台灣太陽能熱水器的普及率僅2%,遠不如緯度較高之日本的20%。台灣在這方面顯然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

    根據世界能源委員會(WEC)的預測,到公元2020年,所有再生能源對全球能源供給的貢獻率將達21%;若為了要達成環境永續的情境,則到公元2020年再生能源對滿足全世界能源需求的貢獻率必須提高到30%,其中12%則來自「新的」再生能源。IPCC則預測在2020年,水力、太陽能、風能、海洋能及生質能等再生能源將可提供全球約25%的能源。

    由此可見解決溫室效應最根本的方法,一方面要管制氟氯碳烷,一方面要全面推動產電及用電之能源效率,並發展再生能源如風力及太陽能,絕對不是去蓋核電廠。如果台電真的有誠意要減少二氧化碳之排放,就不會於1994年在大林增設六號機,及1995年以後在台中增設五至八號機組還用低產電效率之單循環機組了。以蓋核電廠來解決溫室效應的說法,只是台電誤導人民的另一明證。

  3. 圍阻核輻射之安全性與爐心鎔毀之緊急應變

    台電常常宣傳台灣核電廠用多厚之圍阻體且是多重防禦系統,基本上與蘇聯車諾堡設計理念不同,不會發生大爆炸。核電安全用深度防禦的措施來圍阻核輻射固然很好,但是卻不能就此保證沒有問題,因為還會有共同原因失效的情況,而且人為失誤也常難以控制。舉美國Brown Ferry電廠曾經發生的火災來說,經過失火那間房屋之1600條電線全部失效。因此,深度防禦還是有可能發生爐心鎔燬,美國三哩島事件就是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台灣屬於地震區,目前核電廠的防震係數,核一、核二、核三、核四分別是0.3g、0.4g、0.4g、0.4g,至多可應付六級地震。像1999年921集集大地震在七級以上,防震係數如果不在0.6g以上,用什麼深度防禦都還是無效的。核四廠打算採用的所謂「進步型反應爐」機組目前仍在實驗階段,其安全性堪慮,但台電卻把人民當作白老鼠在實驗,大膽核准興建,實在是罔顧台灣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台電和原子能委員會為了推動核電,講了不少謊話,使得人為失誤更令人擔心。

    美國的三哩島事件,台電和原能會常說沒有一人受到輻射傷害,事實上輻射引發白血病至少需要等2年才發病,而其它癌症更需要至少5∼10年以上才會發病。1997年一月份的環境健康透視雜誌(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報導北卡州一個流行病學研究群,重新分析1979年以來三哩島周圍16公里居民各種癌症的變化,他們比較1975∼1979年(事件發生前)和1979年以後(事件發生後)誘導期較短的各種癌症,分成69個研究地區,結果發現,三哩島周圍居民肺癌、白血病及總體癌症發生率,都隨著所受到的輻射劑量之增加而增加。此外,游離輻射劑量與致癌機率成直線正比,沒有安全劑量;如果是短時間接受高劑量暴露,則其致癌機率約為兩倍。

    美國發生三哩島事件時,我個人剛好在美國波士頓求學,每天從電視上密切注意事情的發展,當時在該地區的人員的確有疏散。由於美國地廣人稀,8公里內沒住多少人,然而所有的孕婦、小孩還是都奉命疏散到別處;而8∼16公里內的居民,門窗緊閉,隨時待命,視情況準備疏散。原能會常講核能災變疏散區僅為半徑8公里是不對的,必須看情況。車諾堡事故時則是30公里以內均疏散,後來統計污染較嚴重之地區約有1,300村的260萬民眾,其中還包括70萬小孩。甚至到十年後的現在,30公里內幾乎不住任何人,烏克蘭共和國且需提供免費住宅給三百萬災民住;為此原因,他們需把所得稅提高12%(註4)。台灣的人口密度高居世界第二,萬一不幸發生爐心鎔毀,核電廠方圓30公里必須疏散的話,根本無處可去。根據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幾位教授於1990年到1991年所做的四次大氣追蹤劑(六氟化硫;SF6)實驗,每次均由核能二廠煙囪位置釋放6個小時的追蹤劑,從上午10時開始釋放,到下午4時停止,以核二廠為圓心,在距離4公里、8公里、16公里及24公里為半徑的圓周上各設10站,總共40個採樣站,逐時吸取空氣樣本。實驗結果發現,最快一次是在2小時左右就到達內湖站。在風速很低的情況下,在6∼7小時內也會收到;甚至設在華岡、北投、關渡、汐止、深坑以及石碇等地的採樣站,曾經分別有一兩次收集到大於背景值的SF6。以上結果充分顯示核能一、二廠若發生意外,溢出的輻射物質很可能在2到3小時就傳送到台北及鄰近區域。難怪到目前為止所有緊急應變計畫只能假定發生小規模外洩來演習,無法對爐心鎔毀作實地演練。台灣的經濟發展依賴出口,萬一發生核能災變,產品受到輻射污染,勢必遭全面抵制;台灣經得起這樣的核災嗎?

  4. 核能安全之管制與監督


    核電營運之全面安全性,需要有一個周全的管制與監督制度及執行之機構。但是根據目前的原子能法,原能會的首要任務是發展核能(註5),管制與監督只是次要功能。核四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會(註6)在原能會主導下不顧程序正義,不但不准談替代方案與爐心鎔毀之緊急應變,開會到第四次未有任何共識也未投票即逕自宣布以後停開;原能會另外請一批專家學者通過環評報告;同時在1992年(民81年)1月23日一天內同意台電把核四機組從1百萬千瓦改成1百30萬千瓦機組。此外又欺騙民眾,導致發生1600戶以上輻射鋼筋屋、8條輻射馬路、15間輻射學校,還有板新水廠受到大漢溪輻射污染,可能讓人民喝到輻射水等等。根據陽明大學張武修教授的研究發現,受到較高量的輻射之鋼筋屋受害者,其淋巴球之染色體變異產生微核者增加(註7);又台大醫院內科張天鈞教授的研究也發現,輻射鋼筋屋受害居民中,隨著輻射劑量之增加而甲狀腺異常率亦增加。目前我國採用的是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ICRP)1977年之舊標準(註8),根本無法保護人民健康。更令人難過的是,原能會發給各級學校的宣傳墊板上卻都是說有根據ICRP之規定(註9),只不過上面未註明是1977年的標準(註10)。如果根據1990年的標準(註11),其暴露容許量是台灣現行標準的五分之一(見表3)。在這樣球員兼裁判的制度之下,台灣核電廠怎麼會安全呢?

    根據台電公司自己的說法,經濟部1991年邀請外國專家評估台電營運管理在十項指標中,有7∼8項是優於世界平均值(註12)。很遺憾的,我們從美國輻射管理委員會(NRC)的報告資料上看到的卻是,1990年當年台電六個核能機組所釋出的輻射劑量,平均每個反應爐年超過4人西弗(person-sievert),為美、日、德、法、加、瑞典與台灣等七國同型反應爐中最差的(註13)。以此看來,我國當務之急是修改「原子能法」為「核能管制法」,使原能會不再球員兼裁判,單純作管制,如此方能保障目前三個核能電廠的安全、保護人民健康並挽回政府公信力。

  5. 秘雕魚事件

    核三廠曾造成珊瑚死亡白化,核二廠曾經發生秘雕魚。秘雕魚的原因究竟單單是溫排水,或有可能來自電廠之輻射及化學污染,到目前尚無定論。本人曾在1991年核四環境影響評估期間,拿到一份台電內部資料,發現磷同位素一個月排放量已超過當時之一年總容許量。當我提出質疑時,原能會楊前處長辯稱是台電計算錯誤。但後來我才知道楊前處長正是輻射鋼筋屋的主要隱瞞者之一。

    根據台電的資料,認為秘雕魚的產生只是因為水溫太高;在1993年3月,台電已經改善排水系統,按其自稱,已經解決了溫排水的問題,可是到同年8月30日、8月31日、9月2日、9月16日、10月23日都還有人在核二廠的出水口發現秘雕魚,其畸形率分別是38%、29%、44%、30%、29%(註14,頁60)。水溫是全世界約440個運轉中的每個核電機組均有的問題,卻只有台灣在排水口發生秘雕魚。目前政府尚未找到真正原因,尚未控制好,卻急於蓋核四廠,並且叫大家像鴕鳥一樣眼睛閉起來,不去面對這問題,到那一天,產生了畸形人怎麼辦?

  6. 核廢料遺害萬代子孫

    台電的宣傳中把核廢料的處理說成:把會螫人的虎頭蜂固定於琥珀中,這是很大的誤導。首先,發過電之核廢料是具高輻射性之化合物,它們並非生物,將之儲存於不袗筒中,仍是會繼續蛻變而放出α、β或γ等輻射線,所以需要經常地檢測,以免容器已發生破裂而不知,導致放射物溢出,危害到鄰近工人或居民而不知。例如碳14即可以二氧化碳氣體方式溢出。如有容器損毀,必須立即更換以防洩出擴大。此外,台電所極力宣傳有辦法處理,預備運去北韓的其實都只是不含用過核燃料之「低」放射廢料,它的半衰期較短,但也要小心儲存三百年至五百年。事實上,現今的環保趨勢是禁止毒性廢棄物跨國運輸(例如巴賽爾公約),未來國際間的協定與民間環保團體之監督會更嚴格,使台電這種作法被阻止。到目前為止,台電這些低放射廢料輸到國外處理尚未有一件成功過。而真正的「高」輻射廢料都還存放在核一、核二、核三廠的原址,如果發生大地震、颱風等,安全堪慮。

    用過的核燃料中,許多化學物的半衰期(其放射性衰變為原來之一半所需的時間)很長(見表4)。毒性大的如鈽239,半衰期為兩萬四千年,因此至少需監測四個半衰期,約十萬年以上,其放射性才能減為原來的十六分之一。如果所有的放射物均考慮,則監測期可能達百萬年。核能工業已存在50年以上了,此類高輻射性廢料卻迄今還是沒有辦法解決。1996年6月號科學的美國人就談到,美國政府準備在域加山(Yucca Mountain)蓋此類山洞處置場,已實驗將近十年了,但由於誰也不敢保證可以萬年以上不發生大問題,因而面臨經費可能無以為繼之困境(註15)。現代的台灣人,等八年蓋好核四電廠之後,享受30年的能源(核電廠的壽命約只有30年),卻讓以後的子孫煩惱十萬年以上,完全不合「愛人如己」及「澤被子孫」的做人倫理。對任何想在台灣長久居住的人而言,如果知道這些真相,也是絕對無法接受的。

  7. 核能之經濟性

    按台電公司1995年發電成本實績為:核能每度電新台幣0.94元,燃煤也是0.94元,二者相等(註12)。但這是在目前使用ICRP1977年舊標準下之成本。如果根據1990年新標準(見表3),則核能從採鈾礦、提煉燃料、運輸、電廠運轉一直到除役拆廠與廢料處理等,其成本均要提高甚多;這也是所有先進國家除日本外,都不再繼續在自己的土地上蓋核電廠的主因。以核電為主的法國國家電力公司也因此虧損二千億法郎以上。日本蓋核電廠是他們想發展滋生型反應爐(Breeder reactor),或保存有發展核武的實力。這種以鈽作燃料之核能由於太危險,且鈽之半衰期又很久,英、美、法、俄等核能大國均相繼放棄此類實驗;故全世界原本只剩日本在做,但是日本在1999年也發生重大意外而暫停。我們不發展原子彈,也沒有此類技術,則自然不應作此危險又虧本的生意。以上考量還未包括核電廠跳機所造成限電之成本。根據過去的經驗,限電的原因有三分之二是核電跳機之故。例如從1981年到1988年,206次限電中,135次即是核電跳機所造成的,足見核電並不是一個可靠的能源。蓋更多的核電廠,並不會解決限電的問題。如果萬一發生重大意外事故如爐心鎔毀,其損失更不是可以簡單估計的;台電並未將它估計在其成本中,只假定這種情況絕不會發生(註16)。爐心鎔毀已在核能先進國的美國三哩島與蘇聯車諾堡各發生一次了,台電如此假定很難讓人民信服。如此看來,蓋核四廠等於要求人民用比較貴的錢來買相同的電,又需時時擔心有重大意外,根本不值得。台灣如果全面電業自由化,不讓台電壟斷電業,這種賠錢又危險的生意就不會有人做了。

  8. 龐大的社會成本

    除了上述有形的損失外,核能不公正的被運用,對本國更造成難以估計的社會成本至少如下:核四廠環境影響評估不顧程序正義,又造成輻射鋼筋屋、秘雕魚等事件,使政府公信力大失。美國等先進國家皆已不再興建新的核電廠,但他們卻把它賣給台灣,台灣儼然成為一個核電殖民地。當初的國民黨政府強行通過興建核四案,使得人民被迫接受核能事故及核廢料所帶來的高風險。此外,興建核四廠違反環境正義(environmental justice),因為核能電廠所產生的能源是由住在台灣本島的居民所享用,可是,我們卻將核廢料運往蘭嶼處理,導致蘭嶼居民被聯合國劃分為「環境難民」,這對我國的形象是一大破壞。

總結來說,身為基督徒,我個人在信仰上的領受是:核能固然也是一種可能被使用的能源,但是在使用時可能有爐心鎔毀,造成大量輻射污染外洩危害人體的危險;電廠用了30年之後,它所產生的核廢料又需小心處理,由後代子孫監測十萬年以上來收拾,更何況它如果要作得安全就會比較貴,在台灣目前的能源方案中它應該是排在最後的選擇。因此,鄭重呼籲當電業自由化、所有的替代方案(例如把現有傳統火力電廠換裝成複循環機組)都做過之後,如果還需要更多的電力,那時再來考慮是否需要興建核電廠還不遲;而且可能那時所使用的為核融合能源(註17),而不是像核四這種會產生高輻射廢料的核分裂能源。建議政府立即取消核四溝通小組並停建核四廠,原能會立即改成核管會,並全面推動能源效率。



致謝:本文得到同所詹長權教授、大氣科學系徐光蓉教授及陽明大學張武修教授之指正,特此致謝。


附註:
  1. Fulkerson W, Judkins RR, Sanghve MK. Energy from fossil fuels. Scientific American, 1990; September: 83-89.
  2. Fickett AP, Gellings CW, Lovins AB. Efficient use of electricity. Scientific American, 1990; September: 29-36.
  3. Hafele W. Energy from nuclear power. Scientific American, 1990; September: 90-97.
  4. Shcherbak YM. Ten years of the Chernobyl Era. Scientific American, 1996; April: 32-37.
  5. 中華民國原子能法第一條:「為促進原子能科學與技術之研究發展,資源之開發與和平使用,特制定本法」。
  6. 民國81年核四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名單:劉光霽、蔡兆陽、毛治國、李健全、陳永仁、余玉眉、尤清、于宗先(開到一半改換為許再恩)、李亦園、蘇青森、曾四恭、李俊德、張昭鼎、馬文松、蔡裕華、董傳中、柳榗、張國龍、林俊義、鄭欽龍、王榮德。
  7. Chang WP, Hwang BF, Wang D, Wang JD. Cytogenetic effect of chronic low-dose,low-dose rate-radiation in residents of irradiated bulidings. Lancet; 1997;350:330-33.
  8. 原子能委員會.游離輻射防護安全標準. 台北:行政院原能會, 1991.
  9. 行政院原能會放射性待處理物料管理處. 輻射劑量比較(墊板背面為元素週期表), 1992.
  10. ICRP(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Radiological Protection). 1977 Recommendations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Radiological Protection, ICRP Publication 26, 1sted. Oxford, U.K.: Pergammon, 1978.
  11. ICRP. 1990 Recommendations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RadiologicalProtection, ICRP Publication 60, 1st ed. Oxford, U.K. Pergammon, 1991.
  12. 席時濟. 我們為什麼要興建核四廠. 自由時報. 1996年6月2日. 自由廣場.
  13. NCRP(National Council on Radiation Protection and Measurements). Dose control atnuclear power plant. NCRP report, no. 120. Bethesda, MD: NCRP, 1994: 17.
  14. 邵廣昭, 黃登福. 行政院環保署畸形魚原因鑑定專案計劃期末報告書, 子計劃Ⅰ----物理組. 台北:行政院環保署. 1995; 5-160.
  15. Whipple CG Can nuclear waste be stored safely at Yucca Mountain? ScientificAmerican, 1996; June: 56-64.
  16. 台灣電力公司. 核能四廠第一、二號機發電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 壓水式. 第三冊. 十、緊急應變計畫. 台北:台灣電力公司. 1991年1月.
  17. Fusion-Physics of a Fundamental Energy Source.1999. Available from: URL:http://FusEd Web.pppl.gov/CPEP/Chart.html

文章索引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