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煙區和吸煙防治中心

作者:梁望惠


南下我復興號火車就要開了,車上稀稀鬆鬆的房客忙着尋找座位,安頓行李。我正慶幸着有寬敞的座位,偌大的窗戶可以舒舒服服的欣賞車外的風景,突然從前方飄來陣陣香煙味,使我的鼻子,甚至全身頓時不安起來。想起這五個多小時的行程要在「餘煙繚繞」中度過,心中真不是滋味。望着身邊兩個年幼的孩子和四周緊閉着的窗戶,卻也無可奈何,不知前方這兩位「一煙在手,怡然自得」的紳士有沒有想到,旁邊的人正受罪呢!

儘管醫生一再告誡我們,吸煙有害於健康,旁邊呼吸的人也同樣受害,但是吸的人照吸,而旁邊的人也只好忍受。記得在美國時(我是三個多月前返國的),每次買長程車票,售票員總會問我有沒有吸煙,然後才畫座位。聽說自強號列車已有吸煙區的設立,不知有關單位是否考慮普遍推行吸煙區?雖然一項改革在技術上需要一番調整,售票時且要多問一句,但受益者何止千萬?既然吸煙者寧可相信煙「不一定」有害,或者為了一時的暢快而不顧一切,設立吸煙區以保障不吸煙者的權益,實不失為兩全其美的好辦法。

由吸煙區使我聯想到中學生的抽煙。如果中學生的抽煙是普遍的一項事實,禁止、恐嚇都不收效的話,是不是乾脆在學校也設立一個吸煙區,把愛吸煙的學生集中在一起,給他們適當的教導和管理?

這個想法似乎大膽了些,但是青少年需要教導,而不是責罰,却是不爭的事實。我真正的構想是設立一個青少年吸煙防治中心,聘請醫生或護士到各個學校巡迴演講吸煙對人體的危害,並邀心理學家或社會工作人員舉辦座談會,使學生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把心堛犖簸揧K徨都抖出來。我敢說一般人只知吸煙有害於健康,至於危害到何種程度則一知半解,中學生更不用說了。如果我們能在青少年還沒定型之前,吸煙還沒上癮以前,就提供正確和詳盡的教導,到了他們考慮是否要繼續抽煙時,可以有明確的指針,或可減少成年人上癮的人數。畢竟上了癮再來談戒煙是難多了。對於那些偶然抽抽煙解悶的學生,更是需要老師、家長的關心。如果一味的加以斥責,恐怕他們會自暴自棄呢!

總之,是到了施政當局採取行動的時候了,學生、家長、老師或報紙的呼聲都只是一時的。如果交通單位能在長程火車或汽車上普遍設立吸煙區;教育當局能設立幾個青少年吸煙防治中心,秉着預防重於治療的原則,實際採取行動,相信不論是吸煙者、不吸煙者、將要上癮者或是有心戒煙者,都會受益。

(梁望惠,本文發表於國語日報第七版家庭版1982年12月12日)

2005年後記:當時只是一個小小的呼籲,後來鐵路局果然在火車中區分吸煙車箱和不吸煙車箱,原來是1:1,後來發現吸煙的人其實不多,就改成1:4。近年來更由於社會大眾對二手煙危害的認識,而有公共場所全面禁煙之規定。台灣在這方面,可以說比其他先進國家做得更好。
文章索引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