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行

作者:梁望惠


清晨六點鐘的排隊、報名,換來一趟回味無窮的玉山之行,很值得的不是嗎?君不見多少人半夜即守在校園,却仍失望而回,比起他們,我實在是幸運多了。玉山,真是一個令人嚮往的地方,只因為它冠上了一個「最」字,多少人即結伴而登,但是在沒有到過者的心目中,它永遠是一個謎,「你敢去嗎?」「聽說每年都有意外」「……」就這樣,懷著憧憬與一絲恐懼,我踏上了征途。

火車離開臺南時,我不斷地提醒自己,不能坐過頭,嘉義很快就要到了,望著窗外的景色,風和日麗,綠草如茵,我不禁衝著太陽皺眉頭,再這樣下去,別說踏雪,連遙望都不得見雪了,豈非一大掃興?記得前年,特意前往合歡山練習滑雪,怎知溫度計不爭氣,不多不少天天都是四度,害得我只好爬山滑草出氣,今年既然來到東南亞第一高峯,如果仍是敗興而回,豈不令人貽笑大方!想著,想著,嘉義到了,聽說我們要住在蘭潭,好美的地名,又--好熟悉!對了!去年和平有一羣人曾經在此參加為期兩週的訓練,難怪聽來特別親切。卡車駛過嘉義的街道,把我們帶往幽靜的市郊去,我不斷的瀏覽四周,只見遠山近水相映成趣,高聳的椰子樹更加迷人,可惜,只住一夜。

從嘉義到阿里山必須搭森林火車,紅色的車廂穿梭在綠色的叢林中,一定很美,只是路邊的居民對此已經習以為常,不想欣賞了。車上出奇的靜,大家才相處一天,沒有人敢胡鬧。路過竹崎,有人請吃甘蔗,在這種地方啃甘蔗,別有一番風味,只是至今我仍不知作東的是誰。以老牛拖車來形容森林火車的速度,一點也不為過。隧道、木橋、遠山、高樹、野草、紅花構成沿途景色。當新奇逐漸褪色時,忽然間,車子一轉彎,雲海赫然呈現在眼前,大家不禁發出讚歎之聲。帶相機的同學不顧車子的顛簸,紛紛靠窗搶鏡頭,結果是--底片上模糊一片,其實好看的還在後頭呢!此時的我,實在是置身於享受之中,真是眼目與心靈的享受。享受不是罪惡,只是我不懂為何有的享受被稱為高級,有的却是低級?

阿里山之夜,由一位登山健將放映玉山的幻燈片給我們看。對那未知的路程,我們存著太多的憧憬與害怕,我們能看到雪嗎?能平安的走到玉山頂嗎?看那彎曲的小徑,在白雪的覆蓋下,實在是驚險萬分;還有那聞名暇耳的大風口,我們能平安的經過嗎?我們的生命是被賦予的,生命的結束也不在我們手中,什麼時候要走到人生的終站,沒有人知道,我已準備好能安然見主了嗎?外面好多人在笑著,鬧著,我却無心去加入,好像我並不屬於任何歡樂的一羣。我似乎是孤獨的,沒有心想接待別人,服務別人,好像也不是很想把「福音」帶給別人,我究竟是為何而生呢?太多的問題纏繞著我,誰來為我解答?不想了,明天再想吧!

第三天的行程是從阿里山坐火車到東埔,領了兩天的食物,然後從東埔走到排雲山莊。用午餐時,飯是冷的,周圍的人我都不認識,吃過午飯,又匆匆趕路,知道前面已經有人走去,大部分的人却還在後頭吃飯,此時的我,獨自步行在山中的小路上,「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一心想趕上前面的人,却是不見其芳踪。輔導員的話響遍耳際:「不能單獨行動,一定要有兩人以上走在一起」愈想愈怕,如果發生意外……。來到一個棧道上,我終於坐下來等後面的人。但是沒多久,我又把他們拋在後頭了,因為他們一大羣人拖拖拉拉的,好慢!還好遇到不少前一梯次的,他們沒有爬上玉山主峯,因為風口的風太大,領隊沒有帶他們上去。啊,如果不能走到山頂去,豈不是太可惜了?以後可能沒機會再來了!就差那麼一小段路程!神啊,求祢眷顧這事。我不敢寄太大的希望,因為只要領隊說一聲危險,全隊就別想上去,因為去年有一位師大學生不聽勸,一人上山,被風刮下摔死了。要看到雪,又不希望雪太大,以免上不了山頂,這樣的要求是否合理?但我只是把這熱切的願望擺在神面前,按祢的意思來待我們吧!

預定下午三、四點到達的路程,被我們一點半就走到了,我是女生第二位到達的,走了十一點八公里的山路,心裡好得意。看看遠處雪白如玉的山,連路邊的小草都披著雪花!還有那結了冰的瀑布,雖是可望不可及,實已堪稱奇觀,啊!夢寢以求的雪景終於呈現在眼前!滿以為自己的身體很行,沒多久,呼吸却開始困難起來,領隊一直安慰我們說,這些都是正常現象,明天就會好。但是呼吸不順,彷彿就要窒息的滋味實在不好受!我的神,拿去我的驕傲,好叫我能更多享受祢的恩典。此時的我,心情好亂,我是不是在利用神呢?我的信心一直不够,也不知為何而生,只知這是一個不完美的世界,而且來到這個世界,並不是我們所選擇的……。排雲之夜,領隊陳老師用心良苦,為了怕我們早睡,明天過早醒來無事可做,精神不好(在高地,所需睡眠較少)。他費盡心機安排節目,要我們好好地鬧一夜,只是我懷疑,這樣故意的打發時間是否有意義。其實,我們的一生,不是也都在打發時間嗎?

第四天,天未亮,我們已經起來,預備走最後的一程,三點一公里到玉山頂。外面風聲不絕,「今天天氣不太好」聽領隊如此一說,我內心不由得緊張起來,能上山頂去嗎?希望渺茫,走到那裡算那裡,沒有人講話,大家手脚都凍僵了。終於風口到了。「手拉手,小心!」在領隊的指揮下,我簡直是爬上去的,帶著繩子的輔導員心中正想:繩子用得著嗎?(繩子是用來救人的)。人家說這是忘掉父母的地方。看!于右老銅像在望了!于右老銅像位於玉山頂,是兩位山胞天天從排雲山莊來回,一磚一磚地疊上去的。玉山高度本為三千九百九十七公尺,加上銅像則為四千公尺,我們終於爬上了東南亞最高峯,真是不可思議,在這樣惡劣的天氣下……。

踏著滿路的雪,剛從玉山山頂下來的我,想起這幾天所發生的事,頓時好想哭,我的神是真實的,祂竟顧念我這如此渺小的願望與需求!人家說,我們運氣好,又有人說,陳老師今天有一股爬上主峯的衝動。不管怎樣,我知道:神顧念我,祂既成全我這個願望,關於我的軟弱,不能遵行祂的旨意,以及其他種種人生的問題,祂也必看顧。想到這堙A我的步伐不禁輕快起來。

如今寒假已過,玉山之行不過是一段美麗的回憶,我只能說:關於神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但我確知一事,就是祂眷顧卑微的世人。有人說,信心是經驗的累積,我願意有更多的經驗,更堅定的信心!

文章索引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