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和家務事

作者:isa


最近一位即將結婚的朋友,一踏進我家的廚房,就忍不住地問我:「望惠姊,你天天做家事,會不會感到不耐煩呀?」她這一問,把我的記憶拉回十多年前。那時我還在高中唸書,家裡由剛結婚不久的姊姊掌廚。我看她每天料理三餐,暗地裡非常擔心,萬一有一天,我也走進廚房,怎麼辦?我對煮飯一點興趣也沒有呀!我不好意思說出內心的疑惑,只輕描淡寫地問姊姊:「我對烹飪一竅不通,將來結婚怎麼辦?」姊姊好心地安慰我:「這還不簡單,到時候就會了,你不用擔心。」

上了大學,團契裡有關心我們的兄姊,開放他們的家庭,讓我們聚會出入。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為了幾十個人的聚餐忙了一個下午的李姊姊,竟然精神抖擻地說:「加了愛心在裡面,做起來一點也不覺得累。」沒想到「愛心」還能當調味品用呢!

後來我自己也披上嫁紗,踏進了廚房。我曾立志要盡最大的努力做一個好妻子,而煮飯洗衣一直被我認為是妻子份內的事,於是操作起來,就像從前當學生時,該唸書就去唸書一樣的自然。以後再有大學生問我:「你做家事煩不煩呀?會不會覺得浪費時間?」我就反問他:「你唸書煩不煩呀?會不會覺得浪費時間?」對我而言,做家事正是盡我做妻子的本份,好像他盡學生的本份唸書一般。

我在美國四年,一直都在波士頓郊區中國教會聚會。教會裡有一個膳食委員會,專管兩、三百個會眾主日中午聚餐事誼。由於主日聚會時間長,會眾必須在教會用午餐。於是膳食委員會就成了教會事工裡不可少的一環。而在其中服事的弟兄姊妹,更是戰戰兢兢,殷勤地、火熱地服事主,他們的心志決不亞於主日學老師或唱詩班的弟兄姊妹。原來「煮飯」也能成為服事之一項。他們使我想起使徒時代被教會選出來管理飯食的七個人,他們是「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徒六:3),可見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記得王明道先生初蒙召時,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家裡灑水打掃,他並不以等閒視之,乃是認真地工作,把它當作操練自己與服事主的一個機會,並利用閒暇時研讀聖經。由此看來,在神的眼光中,沒有一樣服事是卑賤的事,也沒有一樣服事是「浪費時間」或「浪費人才」的事。

後來神也給我機會,用「煮飯」來服事祂。雖然我們家的廚房很小,雖然我的手藝並不高明,但是每次當查經班的同工們來家裡聚餐,或是慕道友來吃便飯並查經時,我的心裡都有說不出來的喜樂,因為知道是與主同工,而且祂必成就大事,返台以後得知,好些慕道友陸續信了主。

最近更是覺得,不必等到聚會聚餐,平常每一餐飯以及每天微不足道的家務事一樣能成為神祝福的管道,一樣能成為神工作的出口,歌羅西三章廿三節說:「無論做什麼,都要從心堸窗A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存著這樣的態度來面對每天繁瑣的家務事,一定不會覺得不耐煩。

(梁望惠,本文發表於基督教論壇 1983年3月13日 彩虹集)

文章索引    寄給朋友